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當前位置:首頁 > 編劇在線
初評|《鶴唳華亭》:內有智慧火花,外有君子之氣
人氣:1227    發布時間:2019/11/13

11月12日零點,《鶴唳華亭》在優酷上線,隨著首日五集的播出,這部被網友期待已久的古裝大劇,正式拉開帷幕。《鶴唳華亭》由原著作者雪滿梁園擔任編劇、楊文軍執導,羅晉、李一桐、黃志忠、張志堅、苗圃等主演。就首批觀眾的觀劇反應來看,該劇受關注與被熱評在意料之中。

 文化底色與中國智慧構成劇作沉穩基調 


《鶴唳華亭》的電視劇改編,自消息傳出后就一直頗受關注,這源自原著書粉對該故事的推崇。出色的結構能力與故事設定,以及對古語的嫻熟運用,使得《鶴唳華亭》由網絡連載到出版紙書再到影視改編的整個過程里,都投射了讀者與觀眾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好奇。 在由文字到影像的轉化過程里,《鶴唳華亭》合理地把這個虛構的故事,落實到一禎禎的畫面之上。劇作雖沒明確地交代時代背景,但從建筑風格、人物著裝等方面,可以判定主要故事被放置于宋朝。在初播的劇集中,觀眾除了被充滿懸念與不斷反轉的劇情吸引外,精致的服化道也再次被注意到。 


審視古裝劇的服化道水平,已經成為當下觀眾對一部劇是否好看做出感性判斷的第一原則,這使得后來的古裝劇在這方面不敢怠慢。在有同類劇珠玉在前的前提下,《鶴唳華亭》投入巨資、聘請專業人士,為這個精彩的故事營造了一個“舒適”的發酵場所。 同時,伴隨著服化道一同而來的文化意蘊,也注入到《鶴唳華亭》的情境、人物、情節、臺詞等方方面面,領略傳統文化之美的功能,會在該劇中得到進一步延伸。 有文化意味開路,《鶴唳華亭》的劇情表達,也有了細微但卻明顯的變化,這個皇室故事,開始注重對中國智慧的表達,這種表達方式,開始撬動觀眾對古裝劇的固有認識,感觸到皇室故事的人性與溫度:在具體的人物身上,可以發現他們的柔軟與悲憫,在皇權更迭交替之下,人與封建制度之間的博弈,碰撞出看上去殘酷但卻擁有絢爛一面的精神火花。


  故事的主角永遠是人,古裝劇里的帝王將相、王子公主也不例外。已經播出的《鶴唳華亭》,已經初步展示兩大看點,一是清明的政治理想的伸張,二是公正的科場規則的維護。以這兩個看點來看,雖然節奏明快、氣氛緊張,但劇作整體卻是基調明亮的。并不令人窒息的觀感,在于這些主要情節,展示的是正義與智慧的能量,它讓人篤定地相信,那些被沉埋于歷史深處的往事,并不乏像蕭定權這樣具有“鶴”的品質的智慧之士,他們是歷史銀河當中最為閃光的那些點。 對于文化底色的運用,以及對于中國智慧的深度了解,使得《鶴唳華亭》擁有了從容的創作態度。

 情感表達含蓄而節制滿足觀眾對君子的全部文化想象 


在《鶴唳華亭》的人物性格當中,首當其沖的是情感元素,在每個人的身上,觀眾都能體會到情感力量的存在。


 
黃志忠飾演的皇帝,雖然要維護自己的權威,但父親的身份常常在朝廷之外取代皇帝身份,擁有溫情一面。

 王勁松飾演的尚書盧世瑜,為保護學生蕭定權,懂防守也知進攻,但攻守有道,有堂堂正正之氣。

 就算反面角色齊王蕭定棠李柏舟,他們之間主要的聯系也是情感第一、利益第二。

 《鶴唳華亭》的情感表達是含蓄而節制的,這種含蓄與節制,也符合古人的言行作風。在第三集中領了盒飯的郝蕾飾演的宮女角色,為了保護同為宮女的女兒,在關鍵時刻也沒說出她們之間的母子關系,其情之深,令人震撼。

 作為男一號,羅晉演繹的蕭定權,他的淡定與運籌帷幄,他情感汁液的豐富,包括他的儒雅與寬容等等,幾乎集合了文化人對一名古代政治人物的理想想象。


 也就是說,《鶴唳華亭》的主創,在蕭定權那里,寄托了諸多知識分子式的情感,蕭定權身上的理想主義色彩,仍然能喚醒當下觀眾產生共鳴。 以“鶴”作為寓意與一個標簽,貼在蕭定權的身上,《鶴唳華亭》想要賦予這名男一號的,是一種君子風度。鶴優雅、圣潔、與眾不同,古代君子就常被形容成“鶴鳴之士”,因此,蕭定權的人物形象與角色定位,便成為主導《鶴唳華亭》敘事走向與價值體現的主線。 在識破齊王布置的陷阱之后,蕭定權在大殿之上、父王面前,讓齊王顏面掃地,但當他勝券在握完全可以令競爭對手永遠消失的時候,蕭定權還是選擇了兄弟之情,這是君子之仁;與嘉義伯顧逢恩交底交心,可以為好友冒巨大風險,對同行者永不放棄,這是君子之義;與恩師盧尚書亦師亦友、如父如子,有依賴之意,但無拖累之心,這是君子之交;對陸文昔產生情緒,以平等身份對待,尊重且忠誠,這是君子之愛……這樣的主角定位,決定了《鶴唳華亭》的正向氣質。 


在臺詞方面,整體給人的印象,也符合古人風格。角色說出口的話,多是經心揣摩過的,而聆聽之人,不用聽完則能迅速明白言外之意。對于言外之意的運用,成為《鶴唳華亭》具有標簽性的風格之一。 其中一個有代表性的情節出現在第四集:蕭定權給盧尚書呈上書道請老師指導,而盧尚書卻顧左右而言他,說起了三道家鄉菜:菰菜、純羹、鱸膾,蕭定權迅速想到西晉文學家張季鷹的故事,張季鷹見秋風起想到了這三樣家鄉菜,之后便掛職而去,蕭定權由此猜到盧尚書也有了告老還鄉之意……這樣的情節,有風味,有典故,有眷戀,有傷感。類似寓意飽滿、文韻十足的情節,在《鶴唳華亭》中常見,這大大豐富了觀眾的觀劇趣味。
 
所以,如果給《鶴唳華亭》一個風格上的判定,那么“君子之氣”是不二之選。 弱者的還擊還是善良的勝利?傳遞正確價值觀 “鶴,實為猛禽,可以搏鷹”,在《鶴唳華亭》第三集陸文昔出場時,女主角說了這九個字,是她借天空飛舞的鶴表達對未來將要遇見的蕭定權的期望,也是整個故事的價值觀取向,可以這樣理解:電視劇版《鶴唳華亭》就是在這九個字的招牌下進行創作的。


 鶴有君子風度,但也給人以柔弱之感。羅晉在《鶴唳華亭》中的扮相,內在意志堅定,但外在分明有書生氣息。在故事中,蕭定權雖貴為太子,但在父親的平衡之道的軌道里,在“反對派”的挖坑下,未免時常給人以弱者的印象,但對于影視故事來講,“弱者的勝利”一直是百試不爽的核心魅力,從一開始,觀眾便會站在蕭定權這邊,除了觀眾感受到了他的弱者身份之外,另有一個原因是,大家更愿意看到善良之人的勝利。 在過去某段時間的古裝劇當中,善良之人經常處在食物鏈的底端,而唯有擅心計者,才能摘得最后的勝利果實。《鶴唳華亭》在這種價值取向之路上拐了一個大彎,蕭定權的還擊,的確具有弱者的還擊這個設定,但蕭定權的勝利,也的確是善良的勝利,或者說是正義、光明、智慧的勝利。
  

 據《鶴唳華亭》導演楊文軍介紹,在《鶴唳華亭》的創作過程中,出品與主創團隊對劇作的定位進行了反復的探討,在明確精良制作的規格與標準之后,再次確定尋找古裝劇的另外一種拍法,或能讓觀眾有眼前一亮的觀感,并且得到一種啟示與感悟——故事可以是古代的,但價值理念卻要灌注進來現代性,觀眾欣賞劇集,除了獲得娛樂之外,還要有端正人心的需求。任何時候,正確的價值觀對于影視作品而言都是加分項。 《鶴唳華亭》一共60集,在已經播出的劇集中,初步展現了它的格調與格局,擁有了一個相當不錯的開場。相信隨著劇情的深入,更多情節與沖突,會讓觀眾領略這部古裝劇創新之作傳遞出來的新看點與新氣象。


責編 | Nellie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 足彩进球彩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 速报篮球即时比分网 贵州快三 湖南麻将骰子怎么看视频教学 什么股票配资 河北快3 吉林11选5开奖记 大透乐开奖结果查询 哈尔滨麻将玩法则 90语音比分网 宜人股票配资平台 黑龙江p62走势图 5分11选5技巧 捷报比分手机版 篮球 酒类股票推荐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