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主編:何朝禮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9年12月7日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文苑
菊花和桃花
人氣:8254    發布時間:2019/9/30

小工們都說老板最喜歡的小工是桃花和菊花。

 

老板是橋之園的老板,橋之園是一家專門經營過橋米線的館子,據說在清代就開始經營了,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但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關了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才又恢復營業,傳到現在的老板已經是第七代了。橋之園位于老城區,不大不小兩間門面,可以擺十幾張桌子,生意卻熱鬧得不得了,光是在餐廳服務的小工就有十幾個。老板表面上和和氣氣,骨子里卻透出一種嚴厲,想要得到老板的喜歡是不容易的。

 

小工們都說老板喜歡桃花,是因為桃花的膽子大,她敢在老板面前穿露臍妝,敢在老板面前挺著胸扭著屁股走路,還敢跟老板頂嘴。盡管這樣,老板還是會笑瞇瞇地看著她。

 

小工們還說老板喜歡菊花,那是因為菊花的膽子小,菊花說話小聲細氣,于是老板對菊花說話時也是輕聲慢語的。老板說菊花你去檢查一下桌子抹干凈沒有,菊花就會馬上端一盆清水屁顛屁顛地去仔細清洗每一張桌子,就連桌子腳也會重抹一遍。老板說菊花你對顧客再熱情一些,以后菊花見到顧客進門就會恭敬地站在一旁說“歡迎光臨”,菊花熱情得像一只小鳥,老板經常贊許地點頭。

 

也有個別小工說老板喜歡桃花是因為桃花的胸大,說老板喜歡菊花是因為菊花聽話。

 

桃花一看見菊花就會把鼻子往上聳,哼,就是怕被老板開除了,做的都是表面工作。桃花的話有時也會傳到菊花耳中,菊花卻從不找桃花爭論,也不放在心上。菊花到城里來打工時爸爸媽媽對她說,到人家店里做事,手腳要勤快,這樣老板才會喜歡,老板喜歡了才會干得長,干得長了才會加工資。菊花很勤快,她在橋之園已經干了一年多了,但菊花不知道多長時間才叫做干得長,因為老板一直沒有給她加工資。

 

橋之園是包吃包住的,每月發1000元的工錢。菊花很滿意了,她每個月都要給在縣中讀書的弟弟300元做生活費,自己買牙膏牙刷、毛巾衛生紙之類的日常品要100元,每月給父母400元,剩下的就自己存著。橋之園是老字號,生意很好,月底發工資的時候,老板常會50100的給些獎勵,逢年過節老板也會發100200的獎金,這樣菊花攢下的私房錢也有幾千了,這筆錢對菊花來說是巨款,怎么用?菊花并沒有打算,先攢著吧,反正將來有用的。

 

菊花住在館子后面的宿舍里,吃就在館子里吃,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老板從來不說。一天三餐都是米線,但菊花愛吃。菊花不吃零嘴,買衣服也是轉了又轉,最后買回來的都是幾十元一件的。菊花不買化妝品,菊花化過一次妝,那次化完妝后鏡子里的自己就像是畫花了的彩色照片,要多難看有多難看。菊花頭發黑密,眉毛彎長,眼皮是自然雙,嘴唇像石榴花朵一樣紅艷艷水靈靈的,姐妹們說菊花你和我們吃一樣的飯喝一樣的水,怎么你就長得這么好看呢,以后哪個男人娶了你要美死喲!菊花聽了心里美滋滋的,菊花剛滿十八,娶不娶嫁不嫁的事還早著呢。不過她從女伴們的嘴中知道自己是不需要化妝的,這樣她也就省下了不少買化妝品的錢。

 

菊花羨慕桃花,因為桃花的工資是自己一個人用,桃花用的化妝品都是很高級的,二三百的服裝也經常買,想吃什么就買什么,還一個人在外面租房子住。但菊花并不忌妒桃花,因為桃花沒有弟弟妹妹,自己掙錢自己用,愛咋花就咋花。菊花有些想不通的是桃花的錢好像總用不完,一次菊花到老板的辦公室里去取抹桌子的毛巾,剛走到門口就聽見里面傳來桃花的笑聲。老板的辦公室也兼做倉庫,堆放著店里的各種用品,小工們進出都很隨便,菊花想也沒想就推門進去了,可剛一進門就把菊花鬧了個大紅臉,菊花看到桃花正坐在老板的腿上和老板說笑。菊花慌忙退了出來,心也咚咚咚地跳了好一陣。桃花為什么坐在老板的大腿上呢?一個大姑娘能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嗎?菊花沒有談過戀愛,這個問題讓她想了好幾天才想明白,同時她也得出了一個結論:不該拿的錢不拿,不能做的事不做。

 

菊花再次見到桃花時,就覺得桃花的樣子有點怪怪的,就會聯想到桃花屁股底下那男人的大腿,這想法在腦子里怎么抹也抹不掉。接著菊花發現桃花對自己的眼神也變了,桃花并不比菊花高,她們在一起比過身高,菊花比桃花還高二個指頭,但桃花穿著高跟鞋,看起來要比菊花高很多。桃花第二天下午進館子時,一天的經營已經結束了,已經到了打掃衛生的時間。桃花把身子立得直直的,頭抬得高高的,昂首走進吧臺,儼然一副老板娘的樣子。桃花斜看了菊花一眼說菊花你去把東邊的那一間掃干凈。東邊的那間一直是桃花掃的,現在桃花要菊花掃,菊花本想跟桃花爭幾句,想想算了,菊花就把東邊的那間掃了。這時桃花又叫菊花去掃西邊的那一間,菊花又把西邊的那一間掃了。接著桃花又叫菊花做這做那,很多活兒本來是該桃花做的,現在全部讓菊花做了。老板進來時看到桌子還沒清洗完,臉上就有了顏色,老板也沒問,菊花也不解釋,一直咬著嘴唇做到天黑了才回宿舍。菊花腰酸背痛地一頭扎在床鋪上,感到很委屈,鼻子一酸,眼淚就流了出來。

 

從那以后,桃花高興了就做一點,不高興了就推給菊花做。菊花原本高高興興做的事,現在卻是咬著牙才能完成。菊花有時想,不就是你坐在老板大腿上讓我看見了嗎?我又不是故意看見的,我才懶得管你們的閑事呢。

 

倒是迎送客人這樣的事,桃花從此熱心起來,特別是遇到年輕帥氣的男人進來,桃花總要搶先去招待。每當這時,菊花就發現老板的臉色陰了下來,菊花覺得桃花是有意做給老板看的。菊花看不透桃花與老板的關系,菊花也沒心思去想這樣的事。后來小工勸菊花去跟老板說說,說老板是個通情達理的人,菊花不說。于是大家就勸菊花另找一家做吧,說像你這樣既年輕漂亮又勤快聽話的小工,哪家都會歡迎的,何必在這里受氣呢。菊花不找。

 

午后是橋之園比較清閑的一段時間,吃米線的人不多,菊花坐在門口呆呆地看著街景,門前是一條老街,街道兩邊都逐漸建起了樓房,只有橋之園還是老房子,夾在新蓋的樓房中間。

夏天的一個星期天,太陽還在天上,雨突然就下來了,街上滿是奔馳的汽車和奔跑的行人。這時一輛紅色出租車疾馳而至,在橋之園門口嘎然停住,車門慢慢打開,走出一位瘦高個男人。男人抬頭看了一眼橋之園的店牌便一頭鉆了進來。

 

“歡迎光臨。”菊花忙起身迎接。

 

男人定定地看了一眼菊花,從包里掏出一張十元票子說:“來一份過橋米線。”

 

男人是外地口音,菊花不禁抬頭看了他一眼,男人很英俊,約三十多歲,有些面熟。

 

這時桃花跑過來把菊花擠到身后,把客人引到里面的桌子旁坐下。菊花看到男人皺了一下眉,他并不按桃花指引的位置坐下,而是挑了張靠墻的桌子,面朝著街面坐下來。菊花發現男人的右手一直放在褲袋里,眼神警覺地掃視著四周。菊花發現這個男人神色慌亂,心里隱隱產生了一種不祥的感覺。桃花搶著招待這位顧客,菊花心里暗自慶幸。但這個男人讓她感到面熟,菊花開始冥思苦想起來。

 

菊花看到桃花殷勤地向男人介紹過橋米線,但男人似乎不買她的賬,冷著面孔,眼睛卻在餐館里掃視著。當他又一次看見菊花時,朝菊花招了招手,菊花雖不樂意,可自己是服務員,只好朝那男人走去。菊花微笑著用憋腳的普通話說:“大哥需要我幫你什么嗎?”

 

男人不說話,指指過橋米線的湯碗和盤子搖了搖頭,菊花就跟男人講解過橋米線的吃法,幫他氽入生脊肉片、魚片、腰片、雞肉、豆腐皮,再放入菊花、韭菜、芫荽、蔥姜等,最后挑入米線。

 

男人也許餓了,大大地吃了一口后才抬起頭來看菊花。

 

“第一次吃?”菊花微笑著問。

 

“第一次!”男人開口了,面部表情變得柔和起來,又吃了一口。

 

“也是最后一次”,男人眼里有了憂傷,停了一下又說,“聽說過橋米線還有個動人的故事,你能給我講講嗎?”男人的語氣變得溫和了,聲音很淳厚很好聽,菊花也不再有討厭他的感覺了。

 

菊花說:“過橋米線發源于云南省的蒙自,你去過云南嗎?”

 

男人搖搖頭。

 

“如果有機會,你可以去云南看看,云南的風光很美的。”

 

“我是不能去了”,男人嘆口氣說,“你還是給我講過橋米線的故事吧。”

 

只要顧客想聽,菊花都會跟他們講過橋米線的傳說,菊花雖只讀過初中,但講起這個傳說卻頭頭是道。菊花講道:從前有一個書生整天游山玩水,不學無術,有了孩子后,他的妻子常常規勸丈夫應學點本事來撫養妻子兒女。書生醒悟后,就在一個偏遠的小島上建了一間草房,整日發奮讀書,賢慧的妻子體諒丈夫的辛苦,關心丈夫身體,就殺了一只雞熬成雞湯,帶上米線,領著兒子去給他送飯,可她在過一座小橋時,因為日夜操勞暈倒在了橋上……講到這里時,菊花看到男人已淚流滿面,過橋米線的傳說菊花不知對多少人講過,像眼前這個男人一樣動情的菊花還是第一次遇到。

 

男人抹一把眼淚說:“我也有個賢慧的妻子,也有一個可愛的兒子啊。”

 

菊花發現男人此時抹眼淚的手是一直放在褲袋里的右手,菊花看清了男人的右手只有四個指頭,缺了小指。這個發現一下子就讓那個面熟的形象在她腦海里清晰起來——前不久她看到一張通緝令,上面的一幅畫像以及對畫像的描述都很像眼前的男人。菊花霎時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男人忙又把右手放回褲袋里。

 

這時一直站在一旁的桃花尖叫了一聲,聲音很尖厲,驚動了館子里吃米線的人們,人們紛紛回過頭來,館子外面有影子閃動。男人的右手再次伸出來,這次速度很快,手里握著了一件黑色的東西,菊花看清楚是一把槍。男人一下就把手槍頂在了桃花的頭上,說:“我最討厭女人的驚叫。”

 

桃花腳一軟,癱坐在了地上。

 

男人轉過來看菊花,菊花渾身顫抖,她感覺自己也支撐不住快要倒下了。男人低沉地對菊花說:“你認出我了吧?我就是那個通緝犯。放心吧姑娘,我不會傷害你的,什么事情都有個結束的時候。”

 

男人舉起左手,右手慢慢地把手槍放到桌子上,然后坐下來繼續吃剩下的米線:“后來呢?那個書生吃到了他妻子的過橋米線了嗎?”

 

菊花驚魂未定,使勁地點了點頭。

 

“可是我卻永遠也再吃不到我妻子給我做的豬肉燉粉條了”,過了一會兒男人說,“你長得真像我的妻子,我說的不是長相”。

 

不是長相那是什么呢?菊花想。這時菊花看到男人背后站了兩個高大的男人,手里都拿著一副亮晶晶的東西。

 

“讓他把這套米線吃完吧。”菊花結結巴巴地說出了這句話。

 

不知過了多久,老板走過來。老板指著那個男人用過餐的地方對已經站起來的桃花說,桃花你把這付碗筷收了。桃花正要去收碗筷,菊花搶先一步迅速把碗筷和盤子一古腦兒地收在了自己手上。

 

桃花的眼眶里漸漸蓄起了眼淚,越噙越滿,最后嘩地流了下來。

 

老板說,實際上,菊花的膽子一點不小。

 

(作者:董寶秀)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 现在在小县城里开什么店能赚钱 龙魂沙城游戏能赚钱吗 体彩p3 股票融资融券怎么回事 ag捕鱼王3d有人中奖吗 天龙八部3挖矿怎么赚钱 口袋川麻官网下载 安徽快3技巧100准 辽宁快乐12选5遗漏数据 云南时时彩 481玩法16元 既好玩的又可以赚钱的手游 即时赔率澳门足球 1zplay电竞比分直播 初芒怎么赚钱 欧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