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努里·比格·錫蘭談光影魅力:電影就像剝洋蔥一樣,讓你更了解自己
人氣:1176    發布時間:2019/6/21

|趙麗

 編輯|如今


名下不過八部長片,一部短片,土耳其電影人努里·比格·錫蘭已然是當代影壇的一座高峰—1995年以短片《繭》初露鋒芒,2000年就以第二部長片《五月碧云天》入圍第50屆柏林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2014年,他憑借《冬眠》捧起了戛納最高榮譽金棕櫚獎。今夏,他更是跨越亞洲,來到上海,出任本屆上海國際電影節金爵獎評委會主席。

 

“我們對自己的理解很膚淺,只是很小的百分比,而電影的魅力,就是像剝洋蔥一樣,讓你了解更多的自己。”在今天上午舉行的金爵獎評委會主席論壇上,努里·比格·錫蘭分享了他電影生涯的經驗心得與藝術理念。

 

在他看來,電影人必須要貼近生活,“創作應該基于電影的意味,但細節應該是來自于生活,沒有細節觀眾就不會信服。兩者結合在一起的時候,觀眾就會讀出一些意味。”其實在電影里重塑生活是不容易的,“首先要了解生活的細節,真實的生活包含了更多的超現實。而在電影中展現真實細節的目的,就是希望通過這些細節讓你聞到真實的生活。”

  

服兵役時確定要做電影

 

這位土耳其導演的童年是在愛琴海北部的恰納卡萊省的耶尼杰度過的。小時候的錫蘭就很喜歡電影,也深受電影的影響。之后,他在伊斯坦布爾海峽大學學習電氣工程時也沒有放棄電影的夢想,“如果不能做專業的電影人,那就從業余的開始做起”。于是,在大學的第三年,錫蘭就開始學習攝影了。而真正確立自己“今生都要做電影”的夢想,是在他服兵役的期間。

 

從這以后,錫蘭就開始追逐他的光影之夢,學工程的他花了兩年時間在米馬爾希南藝術大學研習電影。

 

錫蘭屬于“大氣晚成”,他的第一部作品完成是在36歲——拉來親朋好友創作電影,自己承擔了幾乎所有的技術活兒。因為缺乏經驗,錫蘭拍第一部電影時似乎有些“手忙腳亂”,“我當時準備得不充分,腳本沒有完成就開始了。”

 

那個時候,還沒有數字電影,錫蘭的頭幾部電影都是用35mm的膠片,“非常昂貴”,但他希望還是能多拍幾條,“拍一個場景拍三遍,就沒有辦法拍第四條,對演員來說壓力也很大,如果犯一點小錯誤200美元就沒有了。”

 

3年之后,他的第二部作品(他的首部長片《小鎮》)就準備得更具有針對性了,而且在劇本階段,方向性會更明確。

 

在實際拍攝階段,錫蘭還是會不斷嘗試,捕捉更多的細節,因為“實際生活要比電影更加超現實”。所以,他盡可能地多拍,這樣剪輯的時候素材才會更豐富,“如果主角在哭泣,我也會拍他微笑。”這或許是作為導演應有的洞察力,“人的行為很奇怪,有的時候喜歡隱藏自己情緒和表情,不會向外部世界展現內心的情緒。”

 

在他看來,“表情只是我們希望向世界展露的心情,但導演應該有一雙真正能尋找細節的眼睛去捕捉到人物真實的心情。”

 

繼續向前走,即使很孤單

 

在錫蘭的早期作品中,多數都是與身邊的人合作,拍身邊的故事,因為拍“熟悉的主題和環境”會有一種“安全感”。

 

保持安全感,這對錫蘭很重要。他也養成一個習慣—在拍攝的前一天晚上,出去散步看看拍攝地。

 

從1995年到2008年,他完成了5部長片,一部短片。而“恐懼感”在這位“電影大師”的成長路上,如影隨形。“我拍電影的時候會有恐懼感,因此傾向于拍一些熟悉的主題和環境。”錫蘭說。

 

而錫蘭所說的這種“恐懼感”,并不是“個案”,這也是許多新導演面臨的問題。

 

“如果你覺得害怕,這很正常,這是很好的動力。”在錫蘭的理解里,害怕是好事,“繼續向前走,即使很孤單。”他說,“孤獨會帶給你動力,如果感覺不到孤獨,那你就不是想做電影,因為做電影就是打發孤獨的方式。”

 

這也形成錫蘭的風格,在他的作品中,經常帶有一種憂郁。“這其實是一種直覺上的反應,我的電影展現的是我的表達方式,大家看到的就是我能做到的。”錫蘭說,“我覺得創造意義是非常重要的,做電影的過程中,我希望創作一種生命的意義,讓生命更加持久。”

 

靈感是機遇,沒有公式可言

 

錫蘭不是一位多產的導演。從他的作品單顯而易見,1995年2014年僅8部長片。他的慣常作法是,“拍完一部電影會改變我,我會等待這個改變之后,再拍下一部。”等待下一個靈感,下一個機遇。在他看來,靈感是機遇,沒有公式可言。“就像河流流動,小水滴激起,匯成一條小溪,把很多點子匯聚成一起,就是劇本。”當然,開始的起點是最難的,“它一定是能讓你感到興奮和熱情,要不就沒有激情開始拍攝,這個激情和激勵來自挑戰,如果電影里有挑戰,說明這里面有你害怕面對的,這就是你拍攝的動力。”

 

在經歷多年的打磨和成長后,錫蘭近十年間的作品風格發生了較大的改變。早期的家庭作坊式創作模式被打破,他開始更多地與人合作,“因為單槍匹馬的話,工作速度會慢,如果合作,效率就高很多,而且頭腦風暴很有效。”

 

與此同時,他也開始愿意更多地運用專業演員,尤其是大制作。“如果想把劇本完全表演出來,只有專業演員才能做到。”當然,這并不是絕對的,還是要看項目本身。

 

對于演員,錫蘭很看重演員的臺詞功力,“如果記不住臺詞,這很浪費時間。當然,演員也要能詮釋出導演的意圖。我不希望演員頭腦中先進行預設,而應該是一張白紙演員。”他建議,演員不應該做夸張的表演,“一旦有我是電影主角的想法,就喪失了靈活性。”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