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編劇在線
現實題材創作的編、導、演
人氣:1619    發布時間:2019/6/21

文丨皮卡兵


6月13日下午,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的“白玉蘭電視劇大師班”上,《紅高粱》《因法之名》編劇趙冬苓,中國電視劇導演協會會員、《破冰行動》導演傅東育,演員王勁松,從編、導、演三個方面分享了自身對當下電視劇創作發展趨勢的觀察。


趙冬苓:明白自己為什么要接

 

“編劇是一個非常孤獨的勞動,寫不出來的時候會產生強烈自我懷疑。”趙冬苓以《因法之名》為例,分享自己的經驗。這部劇的劇本大綱寫了十幾稿,前面六稿完全找不到方向,直到第七稿才摸到出路。


她對自己定位是希望成為作家,只有成為作家,才能做到對作品的較真,和自己的較勁。在沒有靈感的時候,趙冬苓依然每天拼命地寫,和自己較勁。趙冬苓表示,希望自己的作品不是商業市場的快消品,希望對社會進步哪怕有微小的作用,希望它能留得久一點。


她認為編劇可以是一個手藝人,在熟悉的圈子里寫作能夠保證穩定輸出一些過得去的作品。她舉例自己曾完成的一個模式化劇本,這部作品播出效果很好,但事后卻覺得不滿足,因為這個劇本不能讓她肯定自己。在這幾年,她總是下意識地、不由自主地選擇一些很難寫的題材,“但是你要明白你為什么接,你的勞動是有價值的,這和你對你自己工作的定義有關。”


在現今倡導現實題材的趨勢下,創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點是不僅要有態度,還要有方法。趙冬苓提到,編劇處理題材的時候要始終考慮將來的一些問題。故事層面的處理要符合創作規律,也要從最嚴肅、最值得考慮的角度去提出問題。“我會選擇用一種客觀冷靜地筆法寫出來。這看似是技巧,但是是符合藝術發展規律的。”


趙冬苓還表示,把編劇當做謀生的工具,是非常正當的訴求,作為編劇,首先得讓自己活下來。在這個前提下要活得好,就看自己本事,“如果沒有本事最后一定是趨同,這就是這行的修煉。”


傅東育:先不要談藝術和理想,把自己當成一個匠人

 

在上海電視節期間,傅東育在各大論壇上分享《破冰行動》的創作經驗,每一次,他都強調了類型化和真實感。


在他看來,成熟和專業化的一大標志是,影視作品嚴格遵循類型化創作風格,即作品的類型化,能滿足觀眾接受作品之前的心理預期。在接到《破冰行動》劇本時,他就決定用類型化的方式來做這部劇。“拿到任何一個劇本,你要首先想好對標的是哪種類型,能不能做好?當你做了這一步的時候,已經向成功跨近一步了。”


談到現實主義創作手法,傅東育表示第一原則是走進生活、貼近生活,追求真實感。他舉例《破冰行動》里的瑕疵,馬云波手上曾戴過“山寨版”江詩丹頓手表、李飛開的奔馳汽車等,盡管這些細節出現的時長很短,但他認為正是這樣的細節才能體現一部劇的水平。


傅東育說,拍影視作品是一個工業流程,從業人員先不要談藝術和理想,把自己當成一個匠人,腳踏實地地做好每一個細節。不要好高騖遠,在玩新鮮花樣之前,先要將基礎水準提升上去。


目前中國影視工業離專業性還有一定的距離,他以中美拍攝現場為例,美劇拍攝現場各種電線線路井井有條,拍攝過程標準且迅速。而國內拍攝現場往往一片狼藉,許多時間浪費在找道具和工具整理這樣的事情上,“一群燈光師傅天天圍在那找線頭”。為此,他呼吁行業培養專業的影視技術人才。


王勁松:表演不能解釋,無法重現

 

曾演繹過多種類型角色的演員王勁松入行已超過32年,他回顧自己演過的角色,坦言自己比較偏愛現實題材,正是因為無論是當下的真實事件改編還是來自歷史故事,都能找到孕育這些角色的土壤和文化。


“我回答不清楚每個角色怎么完成,但是演員不是標準化的課題,這就是這個職業給我帶來最大的享受和魔力。”王勁松引用傅東育對演員的看法:演員在鏡頭面前貢獻的是自己的靈魂和情感。


他表示,演員表面是光鮮亮麗,也是被誤會最多的職業,如同表演本身不能解釋,無法重現。他強調演員的主動性,角色的一切都與演員自身有關,即便有各種部門來輔助演員表演,演員也要發揮自己的主動性,不能有依賴性。


王勁松認為,演員不應該只關心臺詞,還要關心的是臺詞之外的潛臺詞。“是你的衣服和每一粒鈕扣,是你的對手,是你在現場的每一個調度,是你的眼神經過的地方有沒有虛焦,有沒有空白點。這是我們的關注點,除了這個以外,什么都不重要。”


責編 |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