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編劇在線
科幻論壇:張小北呼吁重視編劇
人氣:1607    發布時間:2019/6/21

文丨皮卡兵


貓眼研究院數據顯示,中國市場當下圍繞科幻電影的消費,無論是從數量和票房,都出現了逐步增長的趨勢。2018年,科幻電影的票房整體占比已超過20%,數量已增至年均30部左右。在6月17日下午在上海舉辦的“電影·科技·未來——科幻電影的想象空間”金爵論壇上,貓眼研究院院長、首席科學家劉鵬表示,由于《流浪地球》的帶動,2019年中國含科幻標簽電影的票房,將會首次超過好萊塢電影在中國的票房,預計全年國產科幻電影的票房的占比將達到61.6%。

 

科幻電影類型已經走過100多年時間,作為電影工業最高水平的門類科幻電影一直挑戰技術邊界以及想象力的極限。《流浪地球》成功后,給中國科幻電影帶來了成功的啟示和經驗,但還有更多的困難和挑戰。


挑戰仍在:文化差異不可忽視

 

導演、編劇兼制片人滕華濤曾創作過多部現實題材作品,在電視劇和電影領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想嘗試新鮮題材的他開始觸電科幻電影。被問到創作《上海堡壘》的困難時,他直言最困難的是前三年劇本打磨階段,“把科幻電影從劇本變成畫面對于中國沒有經驗,周邊電影工業成熟的國家也沒有,完全從零開始學習摸索。”

 

張小北從小就是科幻迷,他具有編劇、導演、影評人等多重身份,既是科幻編劇又是科幻愛好者的他,也在準備自己的科幻電影《拓星者》。他表示當下中國電影編劇遇到的最大困難還是如何與本土觀眾產生情感共鳴,以及塑造出令中國觀眾認可的角色。“對于科幻電影來說必須留一定的時間給視覺場面的展示,相對留給塑造人物的空間就會更小。但是科幻電影戲劇沖突性更加極端,所以怎么樣在視覺刺激和人心人物空間之間找到平衡點比較難。《流浪地球》后中國科幻電影有了一個參考點。”


他還提出,中國科幻電影未來的挑戰是怎么找到適合中國科幻電影的敘事結構。“中國科幻電影大部分都是從小說改編過來的,因為我們現階段還沒有找到適合電影的原創方式,無論是安全性還是故事難度,可能大家更傾向于改編小說,但是真正適合科幻電影的故事應該是原創。”



《流浪地球》中愚公移山眾志成城的精神對中國人來說是再熟悉不過的情感認知,但在翻譯時,很難保證不丟失信息量。談到中外合作,張小北提到文化差異,表示中國科幻電影在海外沒有市場,“技術沒有國界,但是文化是有壁壘的,編劇層面,文化差異是大到不可忽視的因素。”他還表示,從編劇層面來說,仍然有非常多的外國先進經驗值得我們學習和借鑒,如規范劇本格式,能提高溝通交流效率。


在科幻電影中一直存在中國面孔違和的問題。為避免違和,滕華濤在創作《上海堡壘》時曾做過多種嘗試,例如在上海未來世界中加入更多中國元素,加完之后的效果反而像外國人拍的中國故事,因為那些元素并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場景。


張小北在認為,中國的科幻電影在尋找文化自信時,視覺表達上要全球化和現代化,在視覺層面上跟世界接軌。對于西方文化建構的未來世界沒有中國面孔,張小北一直感到遺憾,“我們要做的就是能夠通過中國的科幻電影在大家想象未來世界的時候增添中國文化的特色,增添一個中國人的存在。” 


張小北呼吁重視編劇


當前中國科幻電影火熱,有越來越多的青年創作者有志參與。《獨立日》導演、編劇羅蘭·艾默里奇告訴青年創作者,必須要有自己的作品,而不是模仿別人。“不要只想著怎么走的快,而是要一步一個腳印邊做邊學。”

 

導演兼創意總監保羅·J·富蘭克林表示,時間永遠不夠,資源永遠不夠,錢永遠不夠,但是創作者必須要務實。他還建議創作者不要局限于類型,多看其他電影的的表達,所有的藝術都可以融合成自己的表達,讓自己的作品更有說服力。

 

滕華濤認為對剛入行的導演來說,做科幻片的嘗試是很困難的,他建議從更具體的工作入手。


張小北則呼吁制片方重視編劇。“一個好的編劇,需要有足夠的科學素養和審美,還需要有足夠的閱讀量、閱片量,還需要一定的制作經驗,還需要有足夠的類型片編劇技巧,培養的過程非常漫長,代價也很高。很多公司花幾百萬買版權,開發環節時卻不舍得在編劇身上花錢,這對編劇非常不公平。”


責編 |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