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網名題字:李永平
主編:何朝禮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西部文苑
阿袖散文二題
人氣:3499    發布時間:2019/5/30

郭沫若故居

郭沫若故居位于北京市西城區前海西街18號,地處老北京皇城的邊上,是一座庭院式四合院,宅院建于民國初年,原為中醫世家樂達紅堂的私宅。郭沫若從1963  11月直至去世,一直在此居住。

郭沫若故居正門坐西朝東,門上方懸掛著鄧穎超題寫的金字匾額。進門先是一個很大的院子,有不高的土山,院內生長著郭沫若搬入后與夫人于立群親手栽植的銀杏、牡丹等花木,郭沫若銅像安坐在四合院門外的草坪上。

沿甬道進入四合院,觸目給人的是精致細巧、雍容典雅的印象。院子其實是個三合院,因為南面一側只有圍墻而無南屋,前院的東廂房原為郭沫若秘書的辦公室兼會議室,西廂房原為郭沫若長子臥室,現在這兩個房間都被辟為郭沫若文學創作和歷史研究成就陳列室。

北房的門楣上方,懸掛著與郭沫若同為創造社創始人的成仿吾題寫的“郭沫若故居”匾額,正房一分為二,西首為大客廳三間,東首為工作室兩間,工作室東側的耳房為郭老的臥室,現在還保留著郭老居住時的原貌,陳列的家具也都是原件,極為簡樸。南面靠窗的木匣里放著主人時常翻閱的《二十四史》。

大客廳為木板地,沒有鋪地毯,擺放著兩大六小8個沙發,靠墻立著一架三角鋼琴。這間客廳最引人矚目的是東西兩面墻壁上的字畫,西墻是傅抱石的巨幅 山水畫《擬郭沫若九龍淵詩意》,下方落地櫥柜上陳列著郭沫若收集的形態各異的觀賞石,東墻是郭老和于立群的書法作品,從頂落地,氣勢磅礴。

客廳東側屋是郭沫若寫作和辦公地,壁上懸掛著毛澤東的手筆,此屋東南墻的木匣里珍藏著郭沫若流亡日本時從事古文字研究的手稿,這些成果是1957 年才由日本尋回的,郭老為之題名為“滄海遺粟”。

正房與后罩房之間還有一個不大的長形后院,后罩房中間是于立群的寫字間,東西兩側是于立群和子女的臥室。郭沫若經常在此與夫人欣賞碑帖,揮毫作字,或與孩子們打牌閑談,接待親朋好友,是家里最熱鬧的地方,被孩子們稱為“媽媽屋”。

 

夜讀蕭紅

夏夜,室外細雨敲窗,玫瑰樹的枝條在微風中搖曳,散發著淡淡幽香。我在書房里伏案品讀蕭紅——這個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閃爍著璀璨光芒的女作家。

在我讀過的書中,雖有不少作家和作品給我以心靈震撼,但都不及我對蕭紅的偏愛。蕭紅是天才的女作家,是呼蘭河的女兒,不幸的是短暫人生卻嘗盡了人間心酸,英年早逝。她的《呼蘭河傳》讓人著迷,美麗順暢的語言像山泉流淌:呼蘭小城街道上有一個大污水坑,一下雨就給行人帶來無窮的煩惱,晴上一段日子,污水雖然曬干了,可表面上結了一層硬殼,其實是給人畜設下了一個陷阱,特別是那些趕馬車的老板,有時連人帶馬陷入泥坑,只有過路的苦旅者才肯上前幫忙拉車抬馬,那些紳士們常常在一旁看熱鬧, “噢噢”地起哄,既不出錢也不出力。這是呼蘭縣小城給讀者的最初印象,是一幅生動的風俗畫,同時也是一首凄婉的敘事詩。

蕭紅的《小城三月》里,翠姨的死是舊社會封建婚姻的犧牲品,《生死場》使蒼天欲墜,震撼了多少麻木的心,寄予了作者的深情與希望,抨擊了人類的愚昧……讀著讀著,我似乎體味到蕭紅血管里流淌的是無盡的憂傷,心中充滿了激奮與抗爭。

蕭紅的感情也是不幸的,第一次愛情對她造成了傷害,后來與蕭軍墜入情網,愛情生活向她展示了從未有過的明媚,然而好景又不長。孩童時代的她得到的惟有祖父的愛,可祖父走了,再就是蕭軍,失去蕭軍后,她的心情十分哀痛:“ ……我不是少女/我沒有紅唇了/我穿的是廚房帶著油污的衣裳/為生活而流浪/我更沒有少女美麗的心腸/他獨自走了/他獨自去享受黃昏時花園里美麗的時光/……”凄婉的文字令人不禁潛然淚下,我模糊的視線里仿佛看到了蕭紅清瘦的身影和難言的愁容。

這位天才女作家是凄苦的,但她卻是堅強的,1942 年蕭紅孤苦無依地病逝于香港,死時身邊沒有一個親人,甚至沒有一個熟識的人。她躺在病榻上時,心境極為悲涼,卻仍在拼力寫作,留下的是一部未完成的文學作品《馬伯樂》。蕭紅這顆明亮的星,三十一個春秋劃出了一道凄美的光弧。

在靜靜的雨夜里品讀蕭紅,我心里不由得掠過一縷淡淡的憂傷,同時生發出隱隱的惋惜之情。阿袖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