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編:何朝禮
主辦:南充市嘉陵江經濟文化協會
協辦:南充市電影微電影協會
2020年5月29日    星期五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817-2319868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影視資訊
《平原上的夏洛克》:荒誕式喜劇的鄉村隱喻
人氣:1340    發布時間:2019/12/8

|崔   莉

 編輯|萬曉茜


由饒曉志監制,青年導演徐磊編劇并首次執導的《平原上的夏洛克》正在上映。


這部獲得第13屆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電影文本榮譽的作品,貌似小眾,實則頗具觀眾緣,贏得了眾多口碑點贊。


影片故事主線簡潔明了,人物關系簡單緊湊,開場不到十分鐘即進入核心矛盾。


講述的邏輯起點開始于一個兩難選擇。故事主人公超英為了完成對亡妻的承諾,一次性賣掉了飼養的十八頭牛用來蓋四明四暗的大瓦房,不曾想悲劇因此發生。前來幫忙的老友樹河在外出采購食材時被撞成重傷,昏迷不醒命懸一線,而肇事車輛卻逃之夭夭。


兩難選擇擺在面前:如果報警尋求官方幫助,大概率找不到兇手,個人就要承擔數額不菲的醫療費;如果不報警,通過新農合可以報銷百分之八十的醫藥費,只是肇事者仍舊逍遙法外,免于承擔一切過錯與責任。


是要錢還是要公道?超英幾乎沒有猶豫就選擇了后者。在河北大平原上,他與好兄弟占義,一起踏上了追兇之旅。“平原上的夏洛克”的片名,令人讓人想起熟悉的英倫神探夏洛克·福爾摩斯與華生的組合,這一戲仿透露出影片的反諷意味。



鄉村與鄉情:“土味調性”的中國故事


影片源于真實版本的鄉村追兇故事,三位主演均由非職業演員擔綱,是地地道道的農民,之前從未拍過一部電影。從農村題材到農民演員,飽滿的“土味”元素與素人風格,夯實了影片的鄉土性,成就了一部集荒誕與喜劇于一身的作品。


一起簡單的車禍,因為肇事者的逃逸,形成了報警與醫療費報銷之間的奇怪關系,凸顯出社會法律規則與做人道義之間的矛盾。


順由情節的展開,我們親見了鄉村解決問題的中國式方法:迷茫于破案方向時,就尋求鄉間的“大神”指點迷津;想查看隔壁村糧油店的監控被拒絕,就拜托店主姥姥家親戚說情;大半夜農用車陷在坑里出不來,一個電話便召集來幫忙的四方鄉親;到城里調查,又找在浴室打工的鄉親幫忙……


雖然查找真相的過程困難重重,但是兩個農民卻憑著一己之力,毫無怨言地執著向前。求仙問道、投親靠友,這些讓人心酸又心暖的故事細節,無不凸顯了中國鄉土社會、熟人社會的特點。


富有意味的是,一旦進入城市,主人公走投無路的荒誕處境,不啻是對現實的反諷。面對恪盡職守的校園保安、小區保安、街頭城管人員,他們手足無措,鄉村式的智慧并沒有帶來幫助,幸得年輕人腦洞大開才逆轉走投無路的處境。


當然鄉村的生活并不都是美好的,它有另一面——親情在金錢面前的淪陷、催繳費用時外甥的流氓無賴嘴臉;賣馬時馬販子的反詰:“仁義又不值線,跟我有什么關系?”進城后一口痰帶來的五十元罰款,引發城管的盯梢和搶白:“以后改?以后是以后的事!”還有警察的告誡:“證據不足,要走正規渠道解決。”凡此種種,官與民、城市與鄉村、善良溫情與背棄冷酷、傳統與現實的碰撞,反襯出現實生活斑斕的底色。


雖然片名酷似商業類型片,但是影片卻散發著鮮明的“作者電影”風格。“他們生活得特別累,但是彼此之間的互幫互助既消磨了生命,也充實了生命。隨著鄉村城市化腳步的加快,這種人際關系也在逐漸消亡,我覺得值得把它記錄下來。”可見,導演的目標并不是要燒腦地講述一個懸疑偵探故事,而是希望借助一個打破日常生活的意外事件,表達對鄉村、鄉土、鄉情的理解與銘記。這樣的關切與思索投射在故事的走向與人物的命運中,更散落在鄉土鄉情交織的社會圖景內。



超英與占義:價值維度的豐富隱喻


在荒誕喜劇的外殼下,影片始終保持著冷靜的黑色幽默內核。尋求真相的老哥倆一路尋找,帶著無法預期的結果,做著沒有把握卻一往無前的自我拯救。故事講述的動力固然有無法預知的探案過程,也不乏需要面對的矛盾情境,但是,更多的匠心,表現在價值維度的隱喻意義塑造上。


比如,“超英”和“占義”這兩個主人公的名字,即是影片富有意味的隱喻。超英的命名,反映了“超英趕美”的歷史時期曾有的豪情壯志,在今天又肩負著“超級英雄”的人設內涵。而“占義”的指向,則代表了普通百姓心中樸素的、原發的正義、道義訴求。究竟是做超級英雄懲兇除惡,還是做普通百姓堅守良心道德?名號設定了人物的價值維度取向,也賦予了人物行動的邏輯動因,在名字和行為的共振中,產生了頗為深刻的互文感和隱喻性。


又如,片中人物的行為與目的常常南轅北轍,超英賣牛本是為了蓋房,最后卻把錢支付了高額的醫療費;走投無路時被迫賣馬換錢,但得知這樁買賣是個“殺茬”,又加了200元錢贖回了馬,引來馬販子的不解與質疑:“仁義值幾個錢?” 最后,超英正是騎著這匹馬,勇士一般地,在夜色中奔赴會面現場。至此,馬的價值方與人的道義合二為一。


再如,在利益規則與道德訓誡的矛盾中,三個依次出現的車牌號,成為主人公尋求真相的關鍵,也勾連起了城鄉生活的枝枝蔓蔓。鄉村五金小店的小老板、中學里的老師、城市的名流企業家,既有鄉村生意的頹敗,又有為富不仁的失德。各色人等拼貼的生活碎片,以不言而喻的方式,豐富了故事的場域,也拓展了文本的深度與廣度。在主人公們穿越中學校園的逃跑過程中,遭遇了30天高考倒計時的誓師大會現場,被動地加入了充斥著標語口號的隊伍,這一時空的錯位,他們卻發自內心地吶喊出了“我要成功”的心聲。


包括中學校園里的孔子塑像,神婆桌上供奉的觀音,范總車上懸掛的基督十字架等等,既是生存環境的真實描摹,也是當下時代的眾生在信仰方面的多元景觀。


還有,與動輒對白滿滿的類型電影相比,影片的對白雖然寥寥,但是用意頗為獨特。一方面是角色語言的稀少和缺席,另一方面卻是外在環境中語言的飽滿與張揚,學校內外的各種標語、臺上校長說的大道理,操場上喊的口號和誓言,不絕于耳。城市化的強勢與鄉村文明的失落,主人公們身處困境的無奈、迷茫、執著,在內外聲場的懸殊對比中,以無聲勝有聲,抵達意義的彼岸。



溫情與想象:激蕩人心的生命向度


根植于內心深處的鄉土情結和傳統的土地文化,讓影片氣息芬芳,回味悠長。既有黑色幽默的底色,也有詩情畫意的韻味,廣袤的田野、溫情的鄉村、樸實寬厚的老一輩,溫情而不煽情,樸素而冷靜。

影片善于抓取毛毛糙糙的細枝末節,通過漫不經心的對白,帶出若隱若現的背景,造就了一系列樸實無華的動人瞬間,如同靜水深流,瞬間升騰出的巨大情感力量。


從片頭三位村中老友相聚一處,快樂地猜賣牛得到的錢數,夜晚滿足地醉酒;到其中一人被撞昏迷不醒,剩下的兩位老友開始尋找肇事車輛的種種努力;直至最后從醫院接蘇醒的樹河回村,老哥仨走進瓜田,在那片充滿陽光的樹林里,他們的背影漸行漸遠,只留下一片翠綠的、茂盛的、充滿生機的農村夏日景象。


還有,在大雨中躺在地上模擬車禍現場的年輕人;張貼懸賞告示時大雨傾盆,戴著斗笠、披著白色塑料雨披、面目不清的哥倆宛如俠客;超英騎馬夜行單人赴約時,那股油然而生的俠氣;數次出現的駕駛農用三輪車向我們駛來的正面鏡頭,廣袤的田野上,筆直的鄉村大路,車上目光專注、面色凝重的老哥仨正面特寫鏡頭;超英往塑料大棚做的屋頂里倒金魚,水光粼粼映在臉上,魚兒游來游去;超英站在“幸福生活”的大鏡框前若有所失的凝視……這些鏡像語言一次次的溫柔沖擊,讓人無力抵抗。正是這些東西,打敗了干涸的、委頓的、僵化的現實,帶來了希望和情感力量,最終超越荒誕,折射出更寬厚的啟示。


尤其值得稱道的,是寓意豐滿的影片結尾,“夏日天長”以道白的方式緩緩念出:

輕煙彌漫,田野芳香;細雨落下,葉子油亮;

風吹麥浪,神秘村莊;灌木叢林,分開兩旁;

白色雨衣,面貌不詳;黑色雨鞋,一地清涼;

……


這一段長長的誦讀,宛如兒歌般清新自然,讓我們在詩情畫意中感知到影片希望傳達的生命意味。對鄉村的美好念想和執著期望,頌揚萬物生命的自然與美好;現實的貧瘠、矛盾的沖撞并不能阻礙種種美好。正是超英、占義這些熱氣騰騰的靈魂,在接受了堅硬的現實之后,依然以飽滿的生命感悟開出了希望之花。


(作者為中華女子學院文化傳播學院教授)

0817-2319868   2311618
13309070119   15181748999
恶龙传说官网 江淮安徽麻将 甘肃省11选5前三直 四川熊猫麻将手机版 查询山东群英会的开奖结果 彩票河内五分彩开奖 幸运农场怎样玩容易中 河北11选5下载 福建22选5开奖号码 北京赛车pk10投注站 手机麻将免费下载 18选7开奖结果走势图 球探网篮球比分直播 老快3走势图 新疆18选7中奖金额 手机麻将作弊器的用法 今天股市上证指数是